网友直言:谎话连篇的美国地球不是你手里的玩

  • 时间:2020-02-15 13:02
  • 编辑:主页
  • 阅读:

  近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美国政府将拨款1亿美元支持中国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然而,在2月10日美国国务院的一次记者会上,有记者问到关于“给中国的1亿美元要怎么落实”的问题时,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却表示,除了给亚洲国家老挝提供部分援助外,他们对于这笔钱怎么落实“并没有什么细节”。他甚至强调说,蓬佩奥说的用来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的1亿美元其实是一个“上限”数字,虽然中国是疫情中心,但还有很多其他国家也被影响,尤其是东南亚国家。所以,这笔钱会根据实际情况和需求进行分配。如此看来,蓬佩奥此前所说的“拨款1亿美元支持中国”的言论,往好听了说是夸大事实,往难听了说就是一句谎言。

  有网友称,美国一向把地球当作是自己的玩物,尤其是苏联解体后,美国一家独大,谎话连篇,想打谁就打谁。要知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如果能力只是用来唯我独尊,用来玩弄世界,那么,这种能力早晚会反噬自己。

  东欧剧变和苏联解体后,美国作为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日益巩固。凭借独一无二的经济实力和政治实力,对他国政局实施干预已是美国政治团队的家常便饭。而他们实施对外干预,多数情况下不是靠经济力量和武力手段,而是靠他们手中的大喇叭,靠的是谎言和谣言。

  2003年3月,时任美国总统乔治·W·布什发表国情咨文,向全世界声称:伊拉克正在研发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支持。他信誓旦旦地说,美国已掌握了确凿证据,伊拉克总统萨达姆拥有足够“杀害好几百万人”的炭疽菌,足以使“数百万人死于呼吸衰竭”的肉毒杆菌,以及足以“杀害成千上万人”的化学武器,对美国等国家的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凭借这些谎言,当年4月9日,布什在没有获得联合国支持,在大部分国家反对的情况下,公然命令美军从空中和地面向伊拉克发动大规模军事进攻。伊拉克许多城市,包括首都巴格达的军用和民用基础设施,供水、供电系统等,被炸得一塌糊涂。

  当美英联军占领伊拉克,伊拉克成为砧板上的鱼肉之后,就到了“谣言止于占领”的时刻。由于其最初宣布的攻打理由早已天下皆知,此时不有所交待也不行,但美国政治团队的交代却让全世界大跌眼镜。2004年布什总统再次发表国情咨文时,宣布美国武检人员在伊拉克搜寻了数月,并没有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2005年1月12日,美国白宫发言人再次宣布,美国在伊拉克没有找到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寻找活动告一段落。到2006年5月,布什总统和英国首相布莱尔公开承认,做出大规模军事进攻伊拉克的情报是错误的,伊拉克没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令人惊讶的是,尽管布什政府撒了谎、造了谣,但美国政客们从不为此脸红心跳。布什坚持说,入侵伊拉克的军事行动仍然是正确的。不过入侵的理由改变成了:萨达姆是“独裁者”,是欺压伊拉克人民的“罪人”。所以,美国出兵是为了解放受压迫的伊拉克人民,要给伊拉克人民“民主、自由和幸福。”

  而全世界和美国人似乎都明白,布什执意要攻打伊拉克的真实意图是什么。海湾地区是世界大油桶,沙特已探明的石油储量占世界石油总储量的22%,伊朗占11%,伊拉克占10%,科威特占8%,四国合计占世界石油总储量的51%。显然,美国把自己的一只脚插入伊拉克,就可以凭借强大军事优势控制海湾地区,控制全球的石油定价权和其背后的利益。还可以借此树立样板,向伊斯兰国家推销美国的价值观,改造伊斯兰世界。

  2003年以后,一场名为“颜色革命”的运动席卷独联体国家格鲁吉亚、乌克兰、吉尔吉斯斯坦等。“颜色革命”的第一波是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11月,反对党领袖萨卡什维利取代了时任总统谢瓦尔德纳泽。

  2003年11月22日,萨卡什维利(右)手持玫瑰,在第比利斯市中心的抗议现场

  玫瑰革命以及其后的一系列“颜色革命”,其实是美国打开的潘多拉魔盒。为了鼓动支持“颜色革命”,美国使用的手段包括:由其国务院国际开发署拨款资助,并派人在目标国建立网络,指导反对派活动;以非暴力的宣传、动员、集会抗议、舆论施压为主要手段;通过策划选举运动来达到政权更替的目的等等。

  美国政府用来调制“颜色革命”的调色板,是无处不在、形形色色的非政府组织,其中政府倚重的组织主要有国际共和党协会、国家民主基金会、美国和平协会,在独联体活动频繁的则有“自由之家”、开放社会研究所。美国民主基金会官员公开宣称,仅2003年和2004年,美国就花费6500万美元资助乌克兰反对派。

  在美国推行“颜色革命”的过程中,有一个异常活跃的基金会,它就是“国家民主基金会”。它在世界上很多地区扮演过特殊的政治角色:在委内瑞拉等拉美国家、乌克兰等独联体国家、伊朗等西亚国家、缅甸等东南亚国家,都留下它的“民主烙印”。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曾多次直接指责“‘国家民主基金会’是美国政府干涉委内瑞拉的一种武器”。这个号称民间组织的机构,在20世纪80年代初成立时,就是依靠美国国会大量拨款生存的。

  据俄媒报道,美国还对2012年俄罗斯总统大选施加干预。俄罗斯侦查委员会曾表示,反对派自导自演“大选舞弊”闹剧,提前录制总统大选日投票站违法的虚假视频,试图散播以抹黑俄罗斯总统选举。

  2013年,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斯诺登通过媒体揭露美国政府广泛监听国内外电话并监视互联网通信内容,在国际社会引发轩然大波。随后,美国政府以间谍罪、盗窃罪和未经授权泄露国防及情报信息的罪名,对斯诺登发出通缉。

  在美国情报机关工作了6年的斯诺登,从保安一路做到网络主管后,发现了美国政府的惊天秘密。斯诺登也想过通过正常的法律途径伸张正义。但如何能让“我知道”变成“大家知道”,向法庭呈现出可靠的证据是最关键的。于是斯诺登陷入死循环:他掌握了情报机构违法的证据,但这些证据是国家机密。一旦将这些证据诉诸公堂,他就先违法了,他提交的证据就不能作为法律依据。最后他还要面临的是叛国罪或间谍罪,至少10年起。

  经历了漫长的心理挣扎,他最终选择抛弃一切,揭发美国政府。对于自己成为一名“吹哨者”,斯诺登说,自己并不是电影中的那种超级英雄,更不存在什么英雄时刻。

  如何能在揭发美国政府的同时保全自我,是一个几乎无法两全的事情。《良知危机:欺诈年代吹哨何为》一书中,作者穆勒采访了约200名吹哨者,发现“吹哨”是一种职业生涯的自杀性行为,因为绝大多数人在检举后无法继续工作。

  宾尼(Bill Binney)可以说是斯诺登的先驱,作为曾经的国家安全局高级官员,他在2002年向国防部督察长举报国家安全局花费数百万美元建造可以在通讯网络中搜集公众数据的监控机器。这种合乎程序的内部举报却使他历尽坎坷。

  针对美国方面的种种行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早就做过“美国不仅是当今世界的超级大国,还是超级谎言制造者和散播者”的回应。有评论称,美国的谎言,可以欺骗一部分人,但无法欺骗全世界;可以骗得了一时,但骗不了一世。美国长期对外推行“和平演变”、“颜色革命”,已经给自己制造了日益高涨的被反噬风险。诗人北岛说: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可是,靠着卑鄙行走,又能走多远呢?

   买球app哪个好-泉州秉德机械有限公司
    买球app哪个好
上一篇:美国国际集团 下一篇:乔治·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