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老计在武汉送外卖:给救人医生送饭为被隔

  • 时间:2020-02-15 00:26
  • 编辑:主页
  • 阅读:

  自从武汉封了城,医生吃热饭成了问题。除夕一过,我就开工了。开工的第一单去了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第二单是武昌医院,都是发热病人收治点。两个单子都在同一家餐馆订了鲍鱼饭。有许多外卖员都不敢去送医院的单,但我不能怕,戴上口罩,我就出发。我只知道,医生在救人,但他得吃饱了才能救人。

  在平日,武汉喧闹得很,车啊人啊,道上常常水泄不通。像我们这样的外卖小哥,一整天都要连轴转。但现在的武汉,路上冷清清,顶多有些医用车辆和物资运输车在跑。路宽了,过去四十分钟送到的单,现在十分钟就送到了。封城后,餐馆少了,叫单的人也少了,人们宁愿躲在家里自己做饭吃。

  但我依旧没停歇。封城第四天,有一单外卖的备注,说家里没存粮了,托我买生鸡蛋。还有一单,让我跑腿帮送,备注里写“妈妈做的饭给爸爸送去,爸爸是前线医生,辛苦外卖小哥了。”那一刻,我落泪。

  在送餐的路上,我把所见到的点滴更新在网上,有网友会给我私信。有一次,一个女孩发来求助,说自己咳嗽了,自我隔离,很无助很害怕。我不晓得怎么安慰她,就把她的求助信息转发到网上。全国各地成千上万的网友发来鼓励和支持,我截了图,转发给女孩。然后就出门帮她买了药,送到她的小区楼下。

  还有人找我买菜、买药。有次我跑了十几个药房,帮一位武汉的母亲寻找温度计和消毒水,实在买不到,只好买了一大包蔬菜安慰她。有好几天早晨,我接到单帮忙买菜,但是跟武汉的大爷大妈一块儿在超市抢大白菜,我动作还是慢了些,结果连菜叶子也找不到了。

  有时候我也会迷茫,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有一回,我看到有个老人在路上打车,一直打不到,老人状态看着不好。换做平时,老计肯定要送她,但在这个特殊时期,我却只能低头默默走开。心有意而力不足,大概就是如此。

  其实我来武汉也不久,去年夏天,刚到武汉开始送外卖。在这之前,我当过服务员,干过广告行业,被骗过,创业也失败了,于是开始重新思考人生。我老家湖北十堰,在武汉上过四年大学。以前我对武汉的印象不太好,它像个大乡镇,一直在建设,灰蒙蒙的,道上总是坑坑洼洼。我会晕车,每次坐车晃晃悠悠,晕得一塌糊涂。

  因此,大学一毕业,我就离开了武汉。十堰、深圳、广州、重庆,全国各地折腾一番,我又回了武汉。自己不喜欢武汉,但冥冥之中又离不开武汉。因为,我的亲朋好友都在这儿。又回到武汉后,我就开了个微博,记录在这个江城送外卖的生活点滴,好的坏的,想起来就记上一笔。直到1月23日,武汉封了城。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经常有人下单给医生送外卖,打电话喊我给医生“送份海鲜饭咯”“买点果子咯”。有天夜里,我的电动车坏了,推了三公里走路回家。终于快走到小区,太累了,停下抽了根烟,头顶突然响起一阵齐喊“武汉加油”。那一刻我没忍住,眼眶湿了。

  在外人眼中武汉现在是座空城,但每一个房间后面,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他们都在等着武汉一天天变好。春节期间有一阵,武汉连下了好几天雨。好不容易出了太阳,天空澄蓝,当时我骑着车在太阳底下晃悠,绕了几圈,发现一家可以过早的店,有热干面吃。钻进去,吃了一大碗。“武汉人只要能吃上热干面,那就都不是事儿!”(摄影:闻舞 文字:阳关 心像影像 像素笔记出品)

  关键词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我们是启航新健康博士专家团,来自上海各三甲医院,关于新冠肺炎的日常防护,问吧!

  我们是启航新健康博士专家团,来自上海各三甲医院,关于新冠肺炎的日常防护,问吧!

  我们是启航新健康博士专家团,来自上海各三甲医院,关于新冠肺炎的日常防护,问吧!

   买球app哪个好-泉州秉德机械有限公司
    买球app哪个好
上一篇:在医院看病拿处方不买药可以吗? 下一篇:药店硬核防护:消费者站门口买药 为了防止交叉
网站地图